妖道至尊

第096章 我能没有反应吗?

第096章 我能没有反应吗?2017-11-11 22:20:1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司徒莲被气得浑身发抖道“姐你快放开我,我一定要杀了他!”。

    她的平宜都被姚跃平白占了去,这与污辱她已经没有啥区别了,她对姚跃是厌恶到了极点!

    “够了,妹妹他怎么也是我的弟子,有什么事情解释清楚就好了,你张口闭口就说要杀了他,他到底怎么得罪你了?”司徒青有些不耐烦地喝道。

    “导师你可得为我做主啊,我来这里找你,她不分清红皂白就要杀我”姚跃诉苦道。

    “妹妹可真是这样子?”司徒青看着司徒莲不满道。

    她看得见姚跃受伤不轻,也看到了她妹妹脸上以及衣裳上的血应该都是姚跃的,如果真如姚跃所说,那是她妹妹不对在前了!

    可是,就算要杀人,犯不着将人家骑在身下吗?

    司徒莲美眸瞬间涌出了水雾,泪水在急着打转,她看着自己的姐姐居然也不相信自己的话,脸上尽是失望之色!

    “姐,连你也不相信我!好,很好,我记住你们了!”司徒莲悲愤地说了一声,然后瞪了一眼姚跃,甩开了司徒青的手,便夺路跑出了院子,几滴水珠飘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徒青一下子懵了,她才看到她妹妹居然哭了!

    姚跃也有些傻眼了,心里虽有些内疚,但是想到刚才她杀气腾腾的模样,以及胸口那要断裂的骨头,便觉得对方不值得可怜了!

    “妈的,这娘们下手太狠了!”姚跃揉着胸口在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“说,你刚才究竟对我妹妹怎么样了?”司徒青瞪着姚跃喝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的目光往着姚跃躬着的部位看去,顿时间火冒三丈!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!”司徒青斥喝了一声,刹那间出手,一掌狠狠地拍在了姚跃身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姚跃再次狂吐了一口血,身子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,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骨头几乎都要摔断了。

    “师,师傅你……”姚跃几乎说不出话来了,只能无奈地看着司徒青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禽兽,居然连我妹妹都敢轻薄,我杀了你!”司徒青无比愤恼道。

    以前,她就对姚跃印象不好了,现在又看到他下身居然顶起了“小帐篷”,实在是太下流了!

    姚跃感受到司徒青瞄的部位,终于明白他师傅为何这般无情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听,听我解释!”姚跃喘了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话好说!”司徒青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姚跃道。

    姚跃实在说不出话来了,但是他不解释的话,真可能要被他美女师傅给杀了,那死得真是比窦娥还冤了!

    他有气无力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向司徒青解释了一遍!

    “事,事情经过就是这样,信不信由你了!”姚跃说完,干脆闭起了眼睛,由司徒青发落。

    司徒青思前想后,觉得姚跃说得似乎很合理,但是她还是疑惑地问道“那你干嘛那么下流地欺负我妹妹!”。

    姚跃连续呼吸了几下,回了一口气道“美女师傅,我,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一个美女坐在我身上,我,我能没有反应吗?”。

    “看来得想办法弄多一块千年寒玉压身了,这样下去迟早要被美女师傅误会打死了!我怎么这么命苦啊!”姚跃在心中悲呼道。

    司徒青啐了一口道“呸,你算什么男人,只能是一个小男孩!”。

    她说出这话来,已经证明她相信姚跃的话了。

    她俯下身子,掏出疗伤药丸给姚跃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姚跃睁开眼睛,瞬间看到司徒青白里透红的娇美脸蛋,目光微微往下,嫩颈细脖锁骨分明,再往下点似乎看到了起伏的白色峰峦以及那深深的洼勾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姚跃鼻血瞬间飙飞了出来,吓得司徒青以为姚跃要挂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调息疗伤!”司徒青说了一声,便将药丸送进了姚跃嘴里去了。

    姚跃再一次闭上了眼睛,想要静心疗伤,可是脑子里却抹之不去此前顶着司徒莲下身那一幕,以及刚刚那闯入眼帘的诱惑,使得他体内妖血急窜,让他产生一股无比原始的冲动。

    可是,他现在是重伤在身,现在又是气血汹涌,再也忍受不住,嘴里又连吐了几口血,彻底地晕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糟糕,姚跃你怎么样了?”司徒青将姚跃扶了起来,急焦地叫唤道。

    她摸着姚跃的脉搏,感受到他的气息极度混乱,而且脸色皮肤通红得吓人,似乎走火入魔或是气血攻心之状,使得她花容失色道“不会真的要死了吧!”。

    司徒青知道以姚跃现在的情况,只怕难以吸收得了疗伤药丸的药性,一把将他给背了起来,快速地朝着学院深处的一座别院而去。

    “爷爷,快出来救人呐!”司徒青刚到了别院之前,便焦急地朝着院内大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名正在院里哼着小曲,锄着松土的老者哆嗦了一下身子,将锄头松开,身形一晃,眨眼间便到了数十米外的司徒青之前。

    “青儿怎么回事?”司徒相紧张地对司徒青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快看看姚跃,他似乎走火入魔了?”司徒青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相立即从司徒青背后将姚跃接了下来,然后将他平缓地放在地面之上查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伤得这么重,胸骨都断了,而且还蕴含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掌力,似乎像千手散花这招所致?这应该要不了他的命,只是他的血气居然凌乱不堪,随时都有性命之危啊!”司徒相神色严峻道,接着他又说“想杀他的人应该是一个女子,而且一定是我们学院里的人,真是胆大包天了!”。

    “爷爷别说了,是我和妹妹打伤他的,你快看看有什么办法救他吗?”司徒青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啥,你们两姐妹打的?那你怎么还要救他啊?让他自生自灭好了!”司徒相愣了一下,接着将姚跃往地下一扔,也不问原由,立即站在自己孙女这一边了。

    这老头子还真是相当地护短呢!

    “爷爷你先救人再说,其他事我再和你解释,这其中可能有些误会!”司徒青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先扶他进屋!”司徒相轻点了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进了屋之后,司徒相一番查看之后,然后在姚跃身上轻拍了几下,封住了他凌乱的气息,让他暂时变得平稳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将两颗药丸捏碎,加入水中,灌姚跃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截住他的经脉,应该能够让他平静下来,如果能吸收化开这些疗伤药性,想必不会有什么事了!”司徒相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爷爷,我怎么发现他的神色怎么这么吓人啊!”司徒青还是担忧道。

    司徒相也注意到了姚跃的肤色确实红得吓人,不仅仅是脸上,就连他的手臂和其他地方都一样。

    司徒相再次摸着姚跃脉搏“气息是稳住了,但是他的血脉却是翻涌不止,感觉所蕴含的力量相当不弱啊,这小子有古怪!”。

    司徒相犹豫了一下,他手指上的戒指发出一点淡光,紧接着一张寒玉床出现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“给我起!”司徒相手掌摊了开来,对着姚跃一吸,居然隔空便将姚跃提了起来,然后放置在了寒玉床之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千年寒玉床,拥有着僻邪静心固神助修炼的神奇功效!

    这可是堪比灵物的好东西,有钱都休想购买得到。

    当初,姚跃从南宫财那里弄来一块如同玉佩大小的千年寒玉,都让南宫财肉痛不已了。

    司徒相不愧是皇家学院院长,这收藏还是挺丰富的。

    姚跃刚躺在这千年寒玉床之上,身子立即发生了变化,那红得吓人的肤色渐渐退去,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的颜色,他的呼吸也变得均匀了起来,看样子算是稳住了。

    司徒青看到这一幕才松了一口气,她轻拍着胸部轻叹道“还好,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!”。

    “丫头说吧,你和莲儿怎么一起欺负这小子了?这可是龙老头的女婿,他昨天刚派人来警告我,不能让人害了这小子,若是他少一根寒毛,不介意率大军将我们学院给平了,现在倒好,刚见面他就没了半条命,要是给龙老头知道,我可真不好交待啊!”司徒相带着几分苦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弄成这样子的,可能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吧!”司徒青摊了摊手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简单地说了一遍经过,当然将该省略的还是省略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让她爷爷知道姚跃轻薄了她妹妹,不管谁对谁错,姚跃只怕也是再遭殃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行了,你先回去吧,这小子由我来看着就行了!”司徒相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青是学院导师,有时间还得关注着其班上的弟子,确实也没那么多时间看着姚跃。

    司徒青知道有他爷爷在这里,姚跃应该是不会有事了,也放心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当她离开之后,司徒相露出了几丝得逞的笑容道“让老夫好好看看你这小子有什么不同之处,居然能够以元兵实力打败元将的后天高手”。

    天才,能够越级而战不是问题,但是一般是指越一小级之间的战斗可以,但是连跨大级去逆天战斗的绝对是堪称为妖孽了,这种一般都是拥有特殊的体质修炼奇才。

    所以,司徒相想要弄明白姚跃是不是这种特殊体质的奇才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