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道至尊

第069章 倒霉,我这是招惹谁了!

第069章 倒霉,我这是招惹谁了!2017-11-11 22:19:3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怕什么,导师也不会干涉我们一些私人恩怨,只要不出人命就行!”朱风罗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我们比他们高一届,以大欺小还是摆不了台面上的!”姚莫比较紧谨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道靓丽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容貌绝美,清寒迫人,一袭素雅绸缎,难掩她那发育得姣好的阿娜身段,她所到之处,周边一切美景都为这黯然失色!

    “姚跃你跟我过来一下!”司徒青那清寒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司徒师姐,不知道师姐找这个傻子干什么?”朱风罗向来放肆惯了,见司徒青走来,脸上露出了爱慕之色道。

    朱风罗进入皇家学院的时候,司徒青还是学院的弟子,顾此他称呼司徒青为师姐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司徒青撇了一眼朱风罗淡淡道“你是谁?”。

    朱风罗先是一愣,接着笑道“本少朱风罗,我爹是朱……”。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司徒青身形一闪,一只素掌朝着朱风罗拍了过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朱风罗立即被司徒青狠狠地煽了一巴掌,整个人都后退了几步,嘴角都抹现了血迹。

    朱风罗傻了,与他在一起的姚莫等人也都傻了!

    他们都没想到司徒青会如此突然间就出手。

    “你骂我的弟子是傻子,岂不是连我这个导师也一起骂了?身为高一届的师兄,不以身作则也罢,居然趁着我弟子决斗虚弱,想要煽他耳光,是不是觉得我弟子好欺负?”司徒青柳眉瞪着朱风罗喝道。

    她娇脸精美,就连发起怒来,那模样也让人觉得漂亮!

    只是这是一朵带刺的玫瑰,谁休想轻易打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朱风罗先是对姚跃出手,后又用这等语气对司徒青说话,简直是找打。

    毕竟在学院内,导师有责任照顾自己的弟子,除非是来自同级的挑战不得干涉以外,若是有人以大欺小,他们确实可以有权干涉。

    “你,你难道不知道我父……”朱风罗铁青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司徒青便斥喝道“在这里有皇子,王子,难不成你的来头比他们还大不成?就算你是某位皇子,犯了院规,我照打不误!”。

    姚莫赶紧上前解释道“师姐,这可能是误会,姚跃他是我家的家奴,我们教训他,你也管不着吧?”。

    姚跃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,眼睛怒红,朝着姚莫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猛飞眼疾手快,将姚跃拉住道“姚跃别冲动!”。

    “你要教训家奴回家教训去,在这里他是我的弟子,谁都不可以动他,如果你不服,我就替你们班导师教训教训一下你!”司徒青皱着柳眉喝道。

    说罢,她准备再度出手教训姚莫。

    姚莫被吓得连退几步,然后招呼着朱风罗等人道“我们走,我就不信师姐你能护他一辈子!”。

    朱风罗非常不甘地看了司徒青一眼,心里狠毒地暗忖道“有朝一日别落到我手里,要不然我定然让你享受一下我的‘威力’”。

    当他们走远之后,司徒青再度轻喝道“姚跃你跟我来一趟!”。

    说罢,她也不理会姚跃,直接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姚跃去吧,导师叫你肯定有好事!”张猛飞拍了拍姚跃的肩膀道。

    关长云露出了羡慕之声道“这不公平啊,导师为何只叫老大,不叫我一起去呢!”。

    姚跃深吸了一口气,使自己的怒火逐渐地平息了下来,朝着张猛飞与关长云点了点头之后,便追着司徒青的方向而去了。

    司徒青身姿曼妙,玉臀圆浑,走动间摇曳动人。

    她所到之处,必会引得不少“牲畜”们侧目相望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看到跟在其后的姚跃个个皆是露出了忌妒之色。

    姚跃无心欣赏司徒青那撩人的身姿,心中的怒火仍然没有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“姚家除了姚莫之外,还有两人在皇家学院内,如此甚好,我要让他们半死不活地躺着出学院!”姚跃在心中发狠地想道。

    他一日报复姚家曾经对他们母子做过的种种,他一日不甘心!

    姚跃心不在焉,根本不知道与司徒青走了多久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碰到了前方已经停顿下来的司徒青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司徒青也没想到在她身后的姚跃居然会突然撞到她,让她轻呼了一声,身子差点朝前跌去。

    姚跃惊醒,赶紧本能地张开双手朝着司徒青抱了过去,避免让其摔倒。

    他身子处在正面,而司徒青则是背对着他,他这么一抱,正好将她结实地搂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姚跃只觉得手掌心传来一阵柔软美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惜,他还没来得及享受,司徒青娇喝一声“你混蛋!”。

    紧接着,姚跃就发现自己似腾云架雾一般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姚跃被狠狠地摔了一击,只觉得骨头都要断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还没有完,一只脚凌空朝着他胸膛急踩而下,他根本是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,就直接中招了。

    啊!。

    姚跃惨叫一声,喉咙一甜,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,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司徒青踩着姚跃,一脸铁青地瞪着他道“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,居然连我都敢冒犯,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。

    司徒青一向清寒待人,从没有与任何男子接触过,而今却是被自己一个弟子轻薄了私密之处,岂能让她不愤怒!

    况且,在姚跃入学院之前,司徒青就对姚跃“印象”深刻。

    这家伙可是在擂台之上直接轻薄一名女对手而获胜,这也是司徒青一直以来对姚跃特别没有好感的原故了!

    司徒青有了入主为先的不好念头,顾此姚跃这突然的动作,自然是让她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可怜的姚跃刚经历了一番大战而胜,还没得享受胜利的喜悦就被打了个半死,胸前肋骨可是断裂了。

    若是不及时救治,只怕他会留下暗伤,对未来的修炼大有影响!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身体比之一般元兵元士级别的强悍些,刚才司徒青这一脚足以要了他的命了。

    “误,误会!”姚跃对司徒青投去无辜的眼神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误会,说得真好听,难道在进学院前你对付的那个女子也是误会?难道在之前蓝静吻你也是误会?居然还将歪念头打到我身上来,你活得不耐烦了!”司徒青极为恼怒道。

    一想起刚才被姚跃从后揽的那一幕,她脸不禁都浮起了羞红之色。

    姚跃没想到这位导师对他的怨念这么深,他不得不忍着疼痛解释艰难道“我,我对付那女的是,是为了入学院,绝对不是故意那么对她的,至于蓝,蓝静你应该清楚,是她主动亲我的,而刚才我,我是想事情没注意到你停下来,真不是有意侵犯导师你的!”。

    姚跃撑着一口气将这话说完,当即又连吐了几口血,差点就晕阙了过去。

    司徒青看着满身是血的姚跃,美眸闪过了几分复杂之色道“你真不是故意的?”。

    姚跃实在是难以开口说话了,只能努力地眨了一下眼皮回应了。

    司徒青犹豫了一下,蹲了一下,手中已经多出了一颗药丸往着姚跃口中塞去“吞下它,调理一下身子”,顿了一下她又说“别以为我是原谅了你,以后要是我发现你再对其她人做出下流的事情来,我定然亲手宰了你!”。

    姚跃艰难地将这颗药香浓烈的药丸吞下,立时觉得一股股浓烈的药性化了开来,滋润着他受伤的身体,这让他觉得好受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些是疗伤的药丸,具说只有药师才能够提炼得出来,对恢复伤势有大作用!”姚跃脑海中闪过一些资料。

    药师,是一些专门提炼药剂药丸的修元者,他们战力不高,但是提炼出来的药剂和药丸作用不小,所以他们一般都是一些势力尊敬对待的人物,同时他们也是最富有的那一搓人。

    毕竟许多修元者常年历炼,受伤是再所难免的事情,他们不得不经常采购一些疗伤的药丸一备不时之需!

    “运功化药性!”司徒青轻斥道。

    姚跃不敢怠慢,赶紧运转了腾龙诀,将那颗药丸的药性一一吸收分化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颗药丸药性极佳,在腾龙诀的分化之下,很快滋润了他受伤的部位,使他伤势恢复了大半,让他感觉好受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要是觉得能站起来,就跟我进来!”司徒青丢下了一句话,然后走进了屋子里面去。

    姚跃躺了一会,终于勉强可以爬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倒霉,我这是招惹谁了!”姚跃在心中暗骂了一声,然后朝着屋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屋子是由百年青竹筑造而成,简单又不失情调,几只风铃挂在屋檐,一阵轻风拂过,发出一道道清脆的“叮当”之声,显得清脆风雅。

    姚跃那浮燥的心思,在这几道清脆的风铃声音之下变得安静了下来,那伤痛也觉得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姚跃实在想不明白司徒青带他来她的住处干什么,他不禁暗忖“莫非她想要对我用强的?我绝对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!”。

    坐在竹椅上的司徒青用清冷的目光看着姚跃淡漠道“你可愿意成为我的亲传弟子?”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