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道至尊

第044章 智少纪悠然

第044章 智少纪悠然2017-11-11 22:19: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董锐被军宫的人给打断了一只手和一只脚,其他人只是被打了一只脚而已。

    他堂堂禁卫军副统领之一,中品元将被人欺负成这样实在是很憋屈!

    他被人抬着送到有名的“悠然居”了。

    悠然居,这个听起来非常优雅的名字,让人觉得会是一处非常有情调的清幽之所。

    可是,在皇城内的达官贵人却都知道这里是最有名的逍遥金窟,是一所ji院与赌场为一体的逍遥快活的场所。

    只有足够的银元金元就可以进入这里,反而要是没有相应的钱袋,那还是不要靠近这里为妙。

    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悠然居是谁开的,但是可以肯定不是南宫家的产业,有人猜测是纪家或姚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因为至少是这种大家族才有资格开这种高档场所,而不被其他人眼红而来捣乱封场,就连城内最嚣张的帮派的人来到这里都不敢收保护费,只能遵从这里的规矩去消费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悠然居的后背有多硬了!

    悠然居,建造得比较豪华气派,一共分为五层,一二层是赌场,有各种玩法的赌盘,三四层则是ji院,供任何男人赌赢后享受的地方,至于五层就是最顶级的享受,有赌盘有陪女,但是没有一定身份,没有一掷万金豪气的人休想能到上面去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个穿着爆露,衣裳光艳的女子站在门口不停地吆喝着叫着过往的达官贵人,显得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换做以往,董锐说不得立即拖两个娘们进去泄泄火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一手一脚都断了,那还有这个闲情逸致呢。

    他被人直接抬到了五楼上面去。

    五楼内没有太过喧哗之声,只是在各包厢之内偶尔会传出阵阵*秽的笑声和一些摇盅的叮咚之音。

    董锐被抬进了其中一处最大的豪华包厢之内。

    这里,正有几名少年在喝着花酒,身边都依偎着几个几乎赤果着的少女。

    这几名少年赫然就有两人是姚跃的老相识朱风波和房春操,只是能入坐的只有朱风波,而房春操就像小厮那样在给其他人倒酒呢。

    而坐在主座之上的一名是曾见过的紫宇卫,是平安王爷的小儿子,他的一只手正插进旁边那名少女的肚兜当中急色地摸索着呢。

    另一名身穿着白衣的儒雅少年,则是带着懒洋洋之色,头躺在一名少女的怀中,双脚又搁在另一名少女的大腿之上,看起来是那么地休闲享受。

    这此白衣少年能与紫宇卫平起平坐,足以显示出了他身份的不凡。

    他正是纪家小少爷纪悠然,也是皇城“一傻二痴三少四美”当中的三少之首“智少”!

    他年纪和姚跃差不多,但是从小却是出了名的睿智不凡,能文能武,很早就被皇帝给予了很高的评价,而这悠然居也正是他纪悠然开的。

    一名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能够创建这么有特色的产业,使其成为纪家招牌摇钱树,确实是足以显示出他的不凡。

    但是别人只知道他智慧过人,却不知道他的修元武的天赋同样堪称不世之天才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经拥有了下品元将的实力,在这等年纪来说,绝对是同龄当中第一人了!

    他也将会参与后天皇家学院的考核!

    “见过纪少王子殿下”董锐让人放了下来,勉强地稳住身子朝着纪悠然和紫宇卫问候道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朱风波和别名两三名高官之子根本不被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董哥你来了,来人快赐坐!”纪悠然微微抬了一下眼皮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董统领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朱风波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被姚跃打断的手脚刚刚恢复大半,现在看着董锐和他之前一般惨,不禁有些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他还没说话,那智少纪悠然已经淡笑道“他这伤可是拜你的老熟人所伤呢!”。

    “我的老熟人?难道是他?这,这怎么可能!”朱风波想了想,脑中闪过了一道人影,显得略为激动地喝道。

    “人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,你不是说在那天,那肥猪是和他一块离开的么,他们还是走在了一起,这下真有点意思了!”纪悠然吃了口身边那少女送来的果子轻笑道。

    看他的神情似乎早已经料到,而且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一般。

    那董锐却是不甘说道“纪少,这事绝对不能算了,那傻子简直是不把禁卫军放在眼里,更不把纪家和您放在眼里!要不明天我闹皇上那里去,他这是藐视皇上!”。

    “来董大哥先喝杯酒泄泄火”纪悠然朝着另一名少女使了一个眼色说道。

    那少女立即给董锐满上了酒,给他端到了嘴边,服侍他喝酒。

    在这悠然居第五楼当中,就是给你不一样的绝顶享受,是许多达官贵人最喜欢的!

    接着,纪悠然又道“他就是不怕你闹得皇上知道,正好相反,他希望你弄到皇上那里去,到头来,也是我们理亏”,顿了一下他轻叹道“南宫家的事暂且放下吧!”。

    “悠然,你不是说要吞拼南宫家吗?怎么突然又不干了?难道你不想助我三哥了?”紫宇卫有些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朱风波也道“对啊智少,以我们几家之力,南宫家是逃不出我们手掌心的,这样就算了,岂不是说我们示弱了?”。

    纪悠然眼神一眯,闪过了几分异样之色道“王子殿下尽可放心,三皇子的大事我自然会替他办得妥妥的,只是如今时机还没到,等时机成熟了,就算南宫家傍上龙家也照样是我们囊中之物,这是逃不了的,难道你们还信不过我么?”。

    “不不,悠然你的话连我三哥都听得信服,我自然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”紫宇卫显然有些畏惧纪悠然,连连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朱风波也没再敢再多言半句了。

    董锐发狠地说道“我不管南宫家还是龙家,但是这傻子我必须要他再傻一次!”。

    纪悠然没有发表意见,而是闭上了眼睛,似已陷入了沉睡当中。

    实则,他这是在思考的模样,他正在想“居然隐忍了几年当傻子,倒是个人才,现在成附马了就忍不住蠢蠢欲动的心思了吗?希望你别让我失望,要不然我会感到很寂寞的!”。

    姚跃回到了龙府,交待了萧战多关注南宫家的事情之后,便去见他爷爷龙天霸。

    他必须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向这位老爷子交待一番,听听他是什么意见!

    必竟现在他的一言一行都有代表着龙家的意思,他不想走错路,而他爷爷正好是他的指路人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姚跃见到龙天霸十分恭敬地问候道

    “回来了?今天收获不小吧?”龙天霸带着几分意味深长之色道。

    姚跃轻点了点头道“打了一些自称是禁卫军的垃圾,也和李飙教官喝了几杯酒!”。

    “嗯,有些人打了就打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至于李飙就是个混人,不过有事你倒可以找他!”龙天霸很是随意地应道,顿了一下他又道“后天就是皇家学院考核了,你有没有信心?”。

    “有,我一定可以通过考核的!”姚跃无比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好,只要你有信心就行了”龙天霸应了一声,接着他又道“记住你所修的狂杀拳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不能用”。

    姚跃点了点头应道“是爷爷!”。

    他多少明白他爷爷叮嘱的意思,狂杀拳杀气太重,一旦出手必是见血之兆!

    如果不是遇上非杀之人,这拳法确实不宜使用!

    “对了爷爷,我入了皇家学院之后,南宫家的事您打算怎么处理?”姚跃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不需要操心,我会让萧战他看着的,今天你的出手应该可以震慑一些人不敢妄动了,不过等你学业归来之后,这摊子还是要交给你来处理的”龙天霸应了一句,接着又说“皇家学院授业为三年,三年期满后,不管你和月儿是什么情况,你都必须和月儿洞房,一定要让延续我龙家血脉!”。

    龙天霸后面这句是盯着姚跃所说的,脸上带着无比认真之色,容不得姚跃反驳!

    姚跃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龙月儿智商如何,她都是他的妻子,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而他与她迟早有一天是必须洞房的。

    现在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,三年后或许他能够将龙月儿的智商治好,到时候洞房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心理障碍了!

    只是一想到这三年期间,要是遇上其她女人的诱惑可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他身上那股容易燥动的血液,会让他对美丽女人的抗拒意志显得十分薄弱啊!

    他真怕自己哪天提前失身了,那就对不住龙月儿了。

    龙天霸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,负手轻叹道“你现在和月儿不一样了,可能你会嫌弃月儿,但是你既入了我龙家的门,就没那么容易走出去,不过……爷爷也不是死板之人,他日若你遇上喜欢的姑娘,允你收为小妾,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够让月儿受半点委屈,要不然我定不饶你!”。

    姚跃顿时觉得内心狂喜!

    须知道任何入赘的男人,是没有任何地位可言的,是不允许迎娶小妾的,要不然那是对其妻家的大不敬,是要被处以酷刑的。

    龙天霸这话,无疑是让姚跃感到了“幸”福的明天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